官员落马后,知名华人企业家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临平信息港

  知名华人企业家朱世雄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公诉,一审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9年。

  2019年1月24日,该案二审开庭,因该案牵连成都市原市委副书记李昆学案,故备受关注。检方指控,13年前,朱世雄利用与李昆学的关系,为成都市的地标建筑——拉德方斯项目的推进提供帮助。2017年,李昆学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获刑10年。

  法律学界认为,企业家被诉“利用影响力受贿”,极为罕见。朱世雄是否与李昆学“关系密切”,亦有争议。

  据公开报道显示,该案即将迎来二审判决。

  聚焦“关系密切”

  2019年1月24日,华人企业家朱世雄利用影响力受贿一案开庭。朱世雄刚刚做完心脏手术,没有出席庭审,以视频连线方式“到庭”。

  朱世雄一案与成都市委原副书记李昆学相关,故备受关注。2015年11月,李昆学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2017年9月,四川省资阳市中院判处李昆学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执行有期徒刑10年。

  根据李昆学的判决书,2006 年,时任成都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的李昆学,通过朱世雄等人介绍,决定引进西御公司与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投公司”)合作,违规批示“IT研发中心”(后更名为拉德方斯)项目,造成公共财产损失人民币1290.1168万元。

  李昆学落马前,与他相关的数名民营企业家被四川省纪委、监察委逐一带走调查。朱世雄亦在此列。

  2015年9月1日深夜,云南省昆明市圣约翰医院楼下,成都市公安局的几名警察将该院董事长朱世雄带走,后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拘留。

  9天后,检察院以朱世雄涉嫌行贿罪立案;两个月后又改为涉嫌合同诈骗罪。最终公诉时,所涉罪名变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2017年12月13日,成都市成华区法院以被告人朱世雄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予以追缴违法所得。

  2019年1月24日,该案二审开庭。

  界面新闻得到的起诉书显示,检方指控,朱世雄于1990年代与时任成都市团委领导的李昆学认识,二人成为朋友。2006年,西御大厦公司总经理孟良及担任董事长的妻子甘立欲与高投公司开发拉德方斯项目。孟良找到与李昆学关系密切的朱世雄,希望他帮忙协调关系拿到该项目。

  起诉书称,后朱世雄带着孟良、甘立找到李昆学,表达了前述意愿。李昆学当即表示支持。2009年,西御公司成功开发出拉德方斯大楼获利,孟良以咨询费的名义,截止案发已支付朱世雄请托办事的好处费2400余万元。

  在庭审上,朱世雄当庭表示,他与李昆学不过几面之交,根本谈不上“关系密切”。

  朱世雄称,他与李昆学的认识源于2006年春。当时,朱世雄担任爱立信公司亚太区总裁首席私人顾问,接待成都赴瑞典爱立信总部的考察团。考察团由时任成都市委书记带队,李昆学也在其中。经成都外办主任介绍,朱世雄在机场与李昆学等人握手认识。

  这次考察持续了一天时间,第二天,考察团去了德国,朱世雄也就回到中国。

  朱世雄称,2005年10月,在高新区招商局的牵线下,他与好友孟良对拉德方斯项目产生兴趣。为了最终敲定与高投集团的合作,朱世雄从高投集团一高管处获得李昆学的手机号,当场拨通后,约定前往李昆学办公室详聊。

  朱世雄称,李昆学在办公室中说,“老朱,你见多识广,一定把大楼修成标志性建筑。”不足半小时,朱世雄、孟良等人就离开了。这一过程有诸多人证,他也数次建议有关部门对二人的电话记录等进行查证。

  庭审中,检方出示了众多书面证言,以佐证二人“关系密切”。

  检方出示的李昆学的证言称,他自1995年起与朱世雄认识,常有联系。朱世雄带孟良、甘立找到他时,他表示同意。孟良的证言称,朱世雄的作用就是负责协调关系拿项目,搞定领导,他也承诺事成后给予好处费。

  但是,界面新闻得到的一份李昆学不久前的证言称,“我在过去作证时,没说过‘常有联系’。实际上,2005年以前根本没有个人联系。1995年,经一位领导介绍,我与朱世雄有过一面之缘。直到赴瑞典考察那次,才知道他的情况。”

  李昆学还称,2005年底,高新区建设需要大量民营资金进入,以带动新区发展。“他的民营资金进入,是我们最急需的,也完全符合政策导向。通过集体研究,召开专门会议,各部门负责人都同意。”

  李昆学的判决书对此多有印证。判决显示,李昆学自述称,这一过程中决策民主,也没有给予西御公司优惠的任何意见。

  一审开庭时,孟良推翻了对检方所作证言。孟良称,“这个项目的主导是朱世雄,我和他是合作关系。他负责外,我负责内。我找朱世雄去和李昆学谈,是因为他的长项就是谈判。”另一位证人也称,“2006年底春节,我与朱世雄夫妇在云南腾冲旅游,在一家酒店碰到李昆学一行人,朱很有礼貌地寒暄了几句。我察言观色,他们关系一般,仅是认识。”

  根据一审判决书,这些均未被法院所采纳。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孟良证言反复,不予采信。

  成都拉德方斯大厦

  祸起拉德方斯项目

  对于从商老道的朱世雄而言,成都拉德方斯项目不仅没能成为一次商机,还演变成了“危机”。

  朱世雄祖籍山西朔州,出生于成都,父亲是革命干部。1984年,市场经济体制改革逐渐展开,朱世雄从中国音乐家协会四川分会辞职,在成都创立全国第一家文化企业——四川青年文谊公司,朱世雄任法人,歌唱家蒋大为任董事长。

  后来,文谊公司由于政策原因停办。朱世雄与朋友加入“倒爷”大军,将四川特产倒向全国,又将沿海的收录机、洗衣机、时尚服装等倒回四川。颇有经商头脑的朱世雄,从广东一带近百家零售商店采买,摇身变成南方大厦、五金交电公司、百货大厦的大客户。

  1989年底,朱世雄斥资开办高级餐厅,结交商界人士,颇有声望,后举家迁往澳大利亚。

  中国加入WTO后,朱世雄看好国内经济增长形势,携妻女归国,同时带回了海外产业和投资。归国后,他开始担任爱立信公司亚太区总裁首席私人顾问。

  朱世雄的妻子林凌对界面新闻称,朱世雄与孟良、甘立夫妇相识于2000年初。当时朱世雄创立金金公司,在西御大厦购置办公室,孟良给了很大的优惠,将最好的顶楼卖给他。两家关系好,至今连购房协议、产权证都没办过。“我们两家的父母、姐妹和子女都成了好朋友,还在海口一起买房子,成了邻居。”

  接近孟良的一位人士告诉界面记者,当时成都的房地产行情低迷,投资风险大。“三人有一次喝茶,甘立提到,高新区招商局推荐了几个项目。朱世雄对其中的拉德方斯项目表现出极大兴趣。三人立马跑到现场看,除了一些在建小楼,周围很荒凉。但这块地皮,未来要修地铁站。”

  经招商局接洽,朱世雄、孟良与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认识。一名接近高投公司的公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当时高投集团债台高筑,财政局发出预警,上了管委会决议,不允许高投集团负债经营项目。

  这意味着民间资本有机会入场。“但高投集团也担心失败风险——民企毕竟实力有限,搞成烂尾楼怎么办?”上述公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这便有了之后孟良、朱世雄与李昆学的见面。

  “究竟是李昆学利用朱世雄的影响力招商,还是说如公诉方指控,是朱世雄利用李昆学的影响力?”庭审中,朱世雄的律师说。

  朱世雄在庭上自述,项目敲定后,朱世雄、孟良与甘立达成口头协议,启动资金约1亿左右。朱世雄占三分之一,出资500万美元。孟良夫妇占三分之二。

  一审开庭时,孟良的证言对此有所佐证。孟良说,“我给他介绍这个项目时,他很有信心做好。他说他少出点,出500万美元。我说,只要这个项目做成了,我们就一人一半。”

  朱世雄称,当时他投资云南医疗产业,手头缺少资金。达成协议的即日,他并未结清500万美元,而是从美国的银行签了贷款合同,等待融资到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