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一年,摩拜告别“摩拜”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临平信息港


  今天(4月10日)是摩拜员工领去年年终奖的日子,奖金金额和预期相符(两个月工资),拿到年终奖后,小雨松了一口气,她等这笔钱已经很久了。在年终奖到手的同时,她把简历上传到求职网站上。她说,想要一个新的开始。

  摩拜被美团收购已过去整整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摩拜经历了创始人逐一退出、北京运营范围缩小到五环、裁员、国际业务关停、骑行涨价……

  从一个明星级创业项目变为巨头流量入口,摩拜努力过,“让自行车回归城市”的初心,在竞争中逐渐淡化。

  聚光灯熄灭,新摩拜正在告别旧日的那个摩拜。它甚至失去了名字——以后,它将叫做“美团单车”。

  从明星到财务累赘

  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根据媒体报道,截至被美团收购前,摩拜已经挪用押金 60 亿元人民币,拖欠供应商欠款约 10 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 10 亿美元。

  1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已经令人汗颜,近期美团发布的财报中暴露的摩拜运营情况更是让人扼腕。根据美团发布的2018年财报,美团全年亏损85.2亿,其中摩拜亏损45.5亿。

  自从被美团收购,摩拜已不再“疯狂”,不再“极客”,转而走上“精打细算”路线。

  最早的迹象出现在2018年年末。2018年11月,摩拜宣布在北京划定新的运营区域,新划定的运营区域从六环路缩小至五环路,违规停车将收取5元调度管理费。

  不仅是国内业务,摩拜国际业务也已喊停。今年3月,多家媒体报道称摩拜单车正在关闭所有的国际业务,对此,摩拜回应称正优化运营:我们将继续评估其他国家和地区业务,不符合运营效率目标的业务将陆续关闭或通过战略合作优化运营。

  摩拜国际化战略始于2017年年初,当时摩拜刚完成由腾讯领投的2.15亿美金D轮融资,时任摩拜CEO的王晓峰提出,“新一年,我们将加速国内和海外的拓展,向世界输出中国本土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据研究机构Cheetah Research估计,仅在2017年,就有40亿美元投资于中国共享单车领域,约占当年在中国投资的风险资本的10%。

  不过,资本对共享单车的热情不到一年便消失殆尽。转眼摩拜嫁入美团,过上量入为出的生活。

  摩拜“精细化运营”背后,是一群或被裁员或等不来年终奖的摩拜员工。

  2018年12月24日,有媒体报道称摩拜裁员30%,摩拜随后回应称该消息失实,但在脉脉上关于摩拜裁员的讨论已经沸腾。“今天会开被裁人员宣讲会,然后hr再一对一谈。”、“补偿金为n+1个月的工资,n是你在职的年限。”、“据我所知好几个部门全军覆没。”。

  即便没在去年年底走人,摩拜的员工也未能在年前拿到年终奖。

  4月3日,在社交软件脉脉上,经认证的摩拜员工发言:“实锤,摩拜本月10号发年终。”该则状态下多位摩拜员工展开讨论,证实了摩拜年终奖推迟至今的传闻。

  实际上,相较于摩拜员工,摩拜的创始人,更早的离去。

  暴风雨前兆始于2018年12月中旬,12月12日,美团负责打车业务的高管李洋调任摩拜,负责责摩拜的软件产品、技术及用户运营等业务,直接向摩拜总裁刘禹汇报。

  两周后,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宣布辞去CEO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

  一个月后,2019年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称刘禹因投身创业离开摩拜,此外,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美团的LBS 平台成立于2018年10月30日,由王慧文负责,包含服务、网约车、大交通、无人配送等部门。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还提到,今后,美团App将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摩拜单车将更名为美团单车。而这个时候,摩拜创始人团队包括李斌、胡玮炜、王晓峰等已悉数离场。

  盈利成为“背锅侠”

  共享单车无疑是近几年最引人注目的明星项目,它造就了新的市场,掀起一场从资本到群众的狂欢。然而,大潮退去,两家头部企业ofo和摩拜都在艰难挣扎。

  对于ofo和摩拜来说,摆在账面上的现金不足和难以盈利,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摩拜能否实现盈利,王晓峰和胡玮炜都曾信心十足。

  王晓峰曾用谷歌来举例:“比如Google, 它最初也没有盈利模式, 但结果 Google找到了全新的广告方式来盈利。我们要给时间让企业去找盈利模式,不要太早想赚钱。坦率的说,越是新的东西,它赚钱的途径一定不是从既有的模式里面来的。”

  胡玮炜则在2017年6月接受英国CNBC采访时用亚马逊来举例:“如果想要赚钱,现在就可以。但现在赚钱是不是我们的第一目标,这需要讨论。亚马逊十年都没有盈利呢。”

  投资人也曾算过一笔共享单车盈利的账。

  李斌曾说:“以摩拜的模式,一辆车只要四年没有维护费用,就能回本。”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说过:“我们投资ofo的时候算的很清楚,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投放在校园中可能三个月时间,成本就赚回来了。”

  ofo、哈啰也曾对外宣布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

  2018年6月,ofo宣布宣布B2B业务营收超1亿元,已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实现盈利。

  2019年4月,哈啰最新发布消息显示,哈啰单车已经在超过半数的城市实现盈利,按照哈啰此前发布的已入驻300多座城市数据计算,目前哈啰实现盈利的城市已经超过150家。

  那么,如果无法实现盈利不是ofo和摩拜倒下的原因,那他们的症结在哪里?

  从理想开始的地方说起

  “Mobike”这个名字是易车和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提出的,意为”mobile“和”bike“相结合。

  2014年一个普通的下午,胡玮炜把汽车设计师陈腾蛟介绍给李斌,可李斌对陈腾蛟提出的电单车不感兴趣,陈腾蛟对李斌提出的手机端和单车的结合也不感冒,最后李斌转向了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

  按照李斌预估,mobike模式下,一辆车如果四年没有维护费用就能回本。

  一辆四年都不用修的自行车,意味着它可以放在城市街头日晒雨淋,骑的时候不能掉链子,也不需要给轮胎打气。

  胡玮炜把李斌给的一百多万天使轮融资全用在研发上,最初的几代车型被相继淘汰,到确认最终版本车型时,天使轮融资已经用光,于是,胡玮炜决定用个人名义去借高利贷。

  为了实现理想不惜代价,这股冲劲融入了摩拜的基因中,在摩拜的初始团队里,“疯狂”的不仅仅胡玮炜一人。

  胡玮炜提出的没有链子没有充气轮胎的车型,没有设计师愿意接单,开云汽车创始人王超站了出来,他一边当着自己公司的董事,一边凭借热情亲自操刀设计了摩拜单车。

  可王超的设计太过超前,没有厂家能生产,这时,另一位摩拜汽车的重要人物徐洪军从日本回国,7个小时的心脏手术做完不久,徐洪军天天去还没钱买桌椅的摩拜办公室报道,坐在地上设计新单车。

  还有一位摩拜核心创始人王晓峰是在摩拜最缺钱的时候加入的,他之前是Uber的高管,胡玮炜评价他称:“王晓峰不愧是从大公司出来的,做过大事。”

  可以想象,支撑这群“极客”往前冲的并不是金钱。在单车市场火起来的时候,胡玮炜曾说这样一段话:“当人们认为,做企业是一个商人的事,要趋利,而做公益,是NGO的事,不能沾钱,我们却认为,企业赢利固然重要,但它给世界带来的改变才更是它生命力的源泉。”

  胡玮炜的精神也传递给了摩拜员工,对于摩拜的员工来说,“让自行车回归城市”是他们认同的工作意义。有用户在社交平台脉脉上发起“说说大家为什么加入摩拜”,点赞最高的回答是:“因为理想,让自行车回归城市”。

  让人唏嘘的是,当最初的“改变世界”的荷尔蒙散去,当热血回归平静,起初摩拜创始人们和员工们的理想,在一份亏损45.5亿的财报面前,显得如此苍白。

  被巨头玩坏的共享单车

  一位接近共享单车市场的投资人告诉搜狐科技,摩拜的商业模式本身没问题,关键还是超脱商业本身的竞争。

  根据媒体报道,在被美团收购前,王晓峰赴日本寻求过软银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的投资,可孙正义告诉他,不想清楚最终的业务价值和与阿里、腾讯、滴滴、美团等巨头的关系,摩拜的数据就没有什么意义。

  去年年底,因押金难退ofo负面新闻爆发,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称,最近这么多分析ofo的文章,没有一个说到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ofo内部的一票否决权。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评论称,ofo的真正死因是“一票否决权”。

  一票否决权通常被赋予公司的投资人,使其在对公司某些与自身利益相关的表决事项上拥有否决权。而ofo目前内部设有五个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席位,分别是戴威、阿里、滴滴(两席)、经纬。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对搜狐科技表示,对于某一股东来讲,决定不了能干什么事儿,但是能够决定不干什么事儿,其实对于公司的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虽然摩拜并没有一票否决权制度,但按照摩拜章程,公司决策需要股权超过67%投票通过,大股东腾讯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在被美团收购前夕,滴滴也给了美团一个投资方案,最终,在资本的意志下,摩拜选择了美团。

  业内分析称,摩拜选择美团的原因是滴滴并非纯正的腾讯系公司,滴滴的股东还有阿里、软银等巨头,而美团的血统纯正的多。

  据公开报道,摩拜相关人士曾表示,腾讯明确表明将否决滴滴投资,即使滴滴方案在董事会上通过,股东会上也会被否决。

  被美团收购之后摩拜经历了一系列调整,但与其说摩拜在“美团化”,不如说摩拜在遵循资本的意志,扮演“推广工具”的角色。

  马化腾曾在2017年年底评价过共享单车,称之为支付的推广工具。当时哈罗单车宣布完成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蚂蚁金服成为永安行第一大股东,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摩拜被美团收购的两个月前,胡玮炜接受采访时曾谈到资本对摩拜发展的影响。

  “资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我们肯定是被资本助推了,但没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和团队,其实它也没有办法助推。我自己的观点是,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的成功的原因,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不同于ofo,摩拜的创始人团队至少已经套现离场,而“摩拜”这个名字,也完成了使命一般,静静等待资本与时间给它的消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