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右App全网下架:社区清流也逃不过成长的阵痛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临平信息港

  你可能才发现,最右App全网下架了。

  不但各应用商店搜不到,就连官网也只剩下了“系统升级中……”。

  所以,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比如要全心备考)而卸载小章鱼的你,是不是有种错过了几个亿的感觉?

  有没有害怕小章鱼永远回不来的无措感?

  其实今年1月份就有用户反映最右服务器崩了:

  3月23日,最右App发微博表示要进行全面升级:

  3月29日最右App报备了升级进度:

  有消息说最右App全网下架是因为呈现低龄化、审核门槛过低、内容恶俗、打色情擦边球等现象。

  很多用户说,以前的最右不是这样的。

  那么,以前的最右是怎么样的呢?

  最右App的前世今生

  最右App是一款汇集各种幽默搞笑话题的APP,到目前为止已经融资超1.4亿美元,最近的一次融资是2个月前小米领投的8000万美元。

  2018年,因为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服务,曾被行政处罚3次,累计21000元。

  最初的最右,专治不开心

  “专治不开心”是最右App的Slogan。

  2014年,曾任职百度、迅雷的李金波,本着要做一个娱乐升级、能够让用户去表达自己的娱乐和生活态度的产品的初心,做了最右。

  当时它的定位是传递快乐、正能量。

  2014年12月,最右App在百度助手首发,而且还是“无证上岗”,直到2016年才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当时的最右确实做到了“专治不开心”。

  很多最初用过最右App的用户都说,最右陪他们走过了人生最迷茫、最难过的时候,最右的右友都很温暖。

  当时的最右,没有乱七八糟的广告,更没有什么低俗内容。

  甚至曾经有用户因为觉得最右App太清流、太与众不同,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它,而去各大应用商店给它打1星、2星……以至于差点把最右搞的下架。

  不得不说,这种爱也是很特殊了。

  但是,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

  最右App也是。

  “专治不开心的”最右App“让人不开心”

  2017年年初,最右在《快乐大本营》做了专场广告植入。

  《快乐大本营》的宣传力度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有多大。

  在当期《快乐大本营》播出的当晚,最右App在App Store的排名就上涨了1200名,直冲榜单第六位,下载量达到150多万,官方服务器直接被挤爆,百度指数上升了10倍。

  在《白夜追凶》中,最右App也有植入。

  毫无意外,最右的用户多了起来,月活量大概到了400万左右。

  而被更多人熟知的最右,开始出现问题了。

  最右的用户属性越来越鱼龙混杂,出现了人身攻击、网络暴力:

  甚至有用户被骂到卸载了软件。

  段子老旧,照搬其它平台视频等:

  低龄化、色情、跟风、三观不正、性别歧视等等。。都开始和最右App挂钩了。

  到底是最右App这个软件变了,还是它的用户变了?!

  在用户的疯涨和产品质量之间,最右没有找到平衡点

  其实,任何行业、任何产品做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瓶颈,这是意料之中的。产品的用户多了,一定会出现各种问题。关键是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是放任自流还是及时纠正。

  大的互联网环境中,就是有一言不合就开骂的人、就是有喜欢色情的人。。。

  抛开这些用户的自发行为不说,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或明或暗的挑战。举个例子,假如有竞争对手雇水军去最右App发布涉黄低俗内容、进行人身攻击等,最右能怎样?只能乖乖下架、整改。

  说到底,最右还没能在用户的疯涨和产品的质量之间找到平衡点,所以要升级、整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