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场外配资爆雷,有大型平台疑似跑路,受害者自诉损失数千万

  • 时间:
  • 浏览:32
  • 来源:临平信息港

  行情来了,本金没了。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场外配资平台海南贝格富疑似跑路,交易软件无法登陆,网站关闭,客服无人应答,至少数百位投资人本金被埋。

  虽然监管层对场外配资抱以严打态势,但行情回暖之际,总有想以小博大的投资者悄悄找上这些配资平台。投资有赔有赚,配资平台却是旱涝保收,无论盈亏,平台都照样收利息。尤其是在行情好的时候,配资公司更是供不应求,甚至出现了排队抢配资的情况。由此可见,大多数时候,配资公司是非常赚钱的。

  但按理说“躺赚”的配资公司,为何会跑路?

  星夜飞抵海南 结果令人神伤

  4月10日晚上,广州的李先生顾不得卸下一天上班的疲惫,匆匆踏上了去往海口的航班,一路上,他都在不停地刷手机上的一个名叫“HOMS钱江版”的APP,但奇迹没有出现,始终无法登陆!

  那个软件里面,有李先生的30万元本金及将近20万利润,总共近50万。作为一个资深股民,今年以来看行情不错,寻思着搞点配资放大盈利。

  3月份的时候,在搜索引擎上,他找到一家名为贝格富的配资平台,“我以前也做过配资,大致的套路是熟悉的。这家配资平台相比之下手续费比较低,比如说10万本金,配资8倍杠杆,利息只要8000元/月,而且钱又是打到公司对公账户上,感觉可以试一下。”3月4日,李先生投入第一笔8000元本金,配资8倍,通过支付宝转账到“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尾号为3311的农行卡号上。之后几天里,李先生不断增加本金投入,刚开始都是通过支付宝转到对公账户,一直到3月中旬,“客服说现在监管层严打配资,他们平台被盯上了,对公账户资金量太大不能走了,只能转私人账户。打配资这事我看新闻也知道,确实是真的,那就打私人吧。最后一次转款应该是3月底,前后转了30万进去。”

  “HOMS钱江版”系统据说10日收市后就不能使用了,李先生直到傍晚才知道消息,第一时间买了去海口的机票。到海口已是深夜,次日一早,李先生就赶到了“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在我之前可能已经有人来过了,我一去保安就告诉我,根本没有这样的公司在这里办公。辗转又去了注册地所管辖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一脸疲惫,据其说是一夜没睡,昨晚开始就不停有受害者过来报警,“排在我前面的哥们也是昨晚从杭州赶过来的,报警记录上我看到最大的一单被骗金额是800多万元。”

  据多位受害者反映,他们均是通过搜索引擎找到的这家贝格富配资公司,记者输入“贝格富配资”搜索,排在前列的是国内某知名网站的一篇文章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前十名配资公司实力大比拼。打开一看,文章里面赫然将贝格富配资排在第一位,理由是:国内公认最大实盘配资平台。里面还写道:贝格富股票配资平台与美国华尔街著名投资大师 Peter Lynch旗下投资团队洽谈3年共同出巨资创办,贝格富前身是已有16年历史的配资公司。

  证券时报记者登陆天眼查发现,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3日,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人民币,江俊为最大股东,出资3000万元,持股比例为60%,另一大股东为庄宇航,出资2000万元,持股40%。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海南贝格富还通过PS假图片,营造出公司实力雄厚的假象,并在某些网络自媒体平台发布推广文章,号称存100元可送9000元的配资优惠。但据受害者介绍,存100元确实可送9000元配资体验2天,但这9000元如果盈利了,需要在贝格富配资平台成功配资后才可提取。平台通过这样的方式吸引投资者注册。

  “贝格富推广很有一套,百度排名站,百度知道,各种贴吧,公众号之类的都有广告。我是三月初看到网上的广告,中旬开始使用这个配资平台的,然后再百度查了一下这个公司口碑,很多评价都说好,我才参与的。我放了34.58万的本金,用10倍杠杆配了330万”,一位受害者说。


  记者在“贝格富诈骗”群中看到,短短一天多时间,这个群已经有300多人,他们在群内通过小程序自发统计受害人地域、联系方式、损失金额,记者拿到的一份受害人清单显示,受害者群体散布全国各地,投入金额不等,最少的是5000元,占比最大的区间是20万-50万元。最大的一笔,是群中一位受害者表示自己有1200万元被贝格富套走,但真实性不详。

  部分受害者登记被骗情况。

  “我之前使用过配资,但是那家配资平台限制太多,对仓位要求较高,收费也比较高,所以就在网上找到了现在这家。我总共加了他们3个客服,前期非常的积极和热情。平台关闭后,早上我给客服发信息,他们没有再回复我。”一名受害者向记者解释他为何为选择这家配资公司。

  受害者向证券时报记者提供的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的配资转账记录。

  “刚开始我比较小心,只转了8600元进去,赚了6000多元后就提现,我发现他们是对公账户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转的,所以就放心补仓了。”而另外一位受害者提供的信息显示,4月初,该配资平台开始提供了私人银行账户和支付宝账户给投资人用于打款。

  “昨天下午配资平台还可以登录,晚上11点左右的时候我发现官网没办法登录,APP也登不进去。”记者看到,该受害者所说的APP名为“HOMS钱江版”,现还可以打开,但是账户无法登录。

  配资平台为何跑路 模拟盘?实盘?

  ▲▲▲

  记者发现,受害者大多具有丰富的炒股经验,很多人都曾经玩过配资,并非“股市小白”。采访时,多名受害者表示,难以理解该配资公司为何要跑路。按理说,今年行情不错,配资公司光靠收取利息,就能过得很滋润,现在又很少会有个股因连续一字跌停不能强平的极端行情。“除非他们做的是虚拟盘!”

  所谓虚拟盘,就是投资者的交易,并没有最终接入的交易所的系统,只在该配资平台上显示,投资者与配资公司之间互为对手盘,现阶段行情好,所以配资公司赔得多,难以承受投资者的提现需求,所以选择跑路。

  贝格富配资平台无法打开后,部分受害者将矛头指向开发有“HOMS钱江版”的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而就在2019年的4月3日,恒生电子曾发布公告澄清“目前恒生电子及控股子公司均未研发、销售任何配资软件。”

  记者发现,受害人使用的“HOMS钱江版”需通过特定的链接下载,界面与市场上的“HOMS钱江版”有所不同。某受害者表示“之前在平台交易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我怕买不到票,下单就会比当前股价高一点这样买,但是每次买的时候成本就是按当时提交的价格而不是实时价格成交。”

  受害者向证券时报记者提供的配资平台交易记录与实盘对比情况。

  “首先27分,我卖出去是价格10.35元,实际盘口成交价是10.36元。再次27分的成交手数对不上。配资平台加起来是1666手,实盘中只有832手,1666手跟832手相差巨大,这就是虚假模拟盘操作。”受害者向记者表示,在平台关闭前,他已将交易记录保存了一份,并和实盘进行对比。

  受害人昨(11)日晚发现贝格富配资平台无法登陆,随后没多久,贝格富在官网挂出一条平台关闭消息,表示为响应国家政策,公司决定停掉所有股票配资业务。公告中仅留下一个邮箱,要求投资者按要求提交提现资料。

  大部分受害者均表示,没有向他们留的邮箱发邮件,希望特别渺茫,很可能只是配资平台的缓兵之计。

  李先生已经订好12日回广州的机票,“在这等着也没意义,目前还没有立案,派出所说暂时无法定性是集资还是诈骗,现在只是作一个登记与统计,他们再往上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