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因涉嫌杀人被捕,葵花药业盘中一度跌停或涉嫌信披违规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临平信息港


  4月10日,午间收盘前约半小时,葵花药业(002737.SZ)股价大幅跳水,一度触及跌停。截至午间收盘,该股跌幅8.86%,报17.48元/股。

  消息面上,据澎湃新闻报道,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时间为1月29日。该案仍在侦办中。

  在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上,界面新闻尚未查询到关彦斌被提请逮捕或有关起诉书。界面新闻就此致电葵花药业方面,其工作人员回复称,相关情况已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过,关彦斌已辞去董事长职务,现在是公司大股东的身份,这个是其个人私事不便评论,对公司生产经营没有太大影响。

  在3月20日晚葵花药业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到,公司称,实控人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上市公司不担任董、监、高职务,该事件未对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其行使股东权利不受影响。另据中国证券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关彦斌涉嫌命案或与财产分割有关。

  资料来源:公司2018年年报

  今年1月1日晚,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申请辞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辞职后,关彦斌仍担任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职务。

  彼时,关彦斌申请辞去前述职务给出的理由系因个人年龄原因,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

  前述公告称,关彦斌辞职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据2018年年报,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约66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38%,为公司第二大单一股东。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去年第三季度末,关彦斌截至去年底直接持股数量减少了1049万股。

  同时,关彦斌还通过持股51.85%而实际控制的葵花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葵花药业45.41%的股份,关彦斌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的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葵投资)也持有葵花药业4.11%的股份,系公司第三大单一股东。

  公告信息显示,关彦斌是葵花药业创始人,自公司设立至今,始终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葵花药业称,关彦斌在职期间加快公司并购步伐、拓展公司业务规模、优化公司产业结构、完善公司战略布局、推动公司IPO上市,为公司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葵花药业官网显示,关彦斌为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2014至2016年度中国医药行业十大领军人物。在《2018胡润百富榜》上,关彦斌、张晓兰夫妇以44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排在第957位。

  据了解,葵花药业的前身是一家处于负债运营的国营五常制药厂,在关彦斌接手后,将其变为民营企业,并更名为葵花药业,并在其带领下使其“起死回生”,逐渐实现盈利,2014年底葵花药业实现上市。

  经过20多年的发展,目前葵花药业成为一家以生产中药为主导,以化学药、生物药和健康养生品为两翼的集药品研发、生产、 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品牌医药集团企业,公司的小葵花儿童药已经是医药市场上知名的儿童药品牌之一。

  自上市以来,葵花药业业绩保持持续增长。公司近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实现营收44.72亿元,同比增长16%;净利润约5.63亿元,同比增长近33%。

  在关彦斌辞职后,葵花药业迎来家族接班人。今年1月7日,葵花药业称,公司董事会决定聘任关一为公司总经理;1月31日,葵花药业又称,公司董事会选举关玉秀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关玉秀变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选举关一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并担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

  公开信息显示,关玉秀和关一系姐妹关系,为关彦斌的女儿,其中关玉秀还担任葵花药业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玉秀和关一通过金葵投资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一年多前63岁的关彦斌与58岁妻子张晓兰离婚事件也曾引发关注。2017年7月12日,葵花药业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关彦斌、张晓兰夫妇离婚,实控人变更为关彦斌一人,同时张晓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葵花药业董事、副总经理职务。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离婚后关彦斌、张晓兰并未平分股份,张晓兰则将其所持有的价值6300万元的股份悉数转让给关彦斌。

  此次事件也引发了市场对葵花药业涉嫌信披违规的质疑。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指出,根据《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较大变化,这两种情形属于“重大事件”,上市公司应当及时将有关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及时”是指自起算日起或者触及披露时点的两个交易日内。

  厉健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葵花药业是否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关键在于上市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关彦斌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确切时间点。

  厉健律师指出,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足以影响投资者决策,引发股价异动,理应第一时间发布临时公告。目前媒体披露的公安机关提请批捕时间为1月29日,而葵花药业在2019年3月21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披露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措施情况,期间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差,此外这类重大事件因为事发突然,通常是以临时公告方式发布,而葵花药业在年报中披露,这种“巧合”可谓是疑点重重。真相到底如何,其实需要看一下公安机关拘留证送达时间或实际通知家属时间,再后推两个交易日,即可初步判断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涉嫌信批违规。他认为,证监部门也许很快会介入。

猜你喜欢